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蔡国庆:流水时光里,依然激流勇进的人

时间:09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18

蔡国庆:流水时光里,依然激流勇进的人

54岁亮相《披荆斩棘3》,勇于将过往归零,彰显满满“年轻力”意料外又情理中,54岁的蔡国庆是《披荆斩棘3》开播以来讨论度最高的嘉宾之一。短短三周,社交平台上关于他的话题阅读量以亿计。在湖南长沙,本报记者见到了正为节目公演排练的蔡国庆。唱跳赛道对已过知天命年纪的他无疑是挑战,但从摸爬滚打一下午的练习室无缝衔接采访,他始终声情并茂、元气满满。他直言很珍惜老一辈歌迷的呵护,但又审慎对待“回忆杀”,“在《披荆斩棘3》,我不动那个念头”。他将过往那些能用“功成名就”形容的舞台、歌曲放进收藏夹,自我归零、轻装上阵。他也把前辈歌唱家的自矜妥帖安放,坦陈节目的选曲与自己的私人歌单大不相同,更坦荡于“年轻人一听就会唱的歌,我要练十天半个月”。当他用谐音重新解构“披荆斩棘”四个字,他能收获Z世代网友喜爱的能量密码呼之欲出。纵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审美,但过硬的实力总是不败岁月的硬通货。流水匆匆的时光里,蔡国庆依然激流勇进。前辈也是“新生”,第一须得真诚以待七岁登台,十岁出唱片,许多响当当的人物都曾是他的听众。在几代人的印象里,蔡国庆就是内地流行乐坛最早的一批“偶像”歌手,共和国的许多耀眼舞台上有他的闪光时间,央视春晚更留有他超过20次的记忆。就在Z世代网友期待经典重现时,本季节目最年长的他拒绝自我致敬,初舞台一曲《莫吉托Mojito》出其不意,哈瓦那风格的轻摇微醺和清凉嗓音、清晰咬字的说唱融合,惊艳四座。“所有代表着过去成功的作品,我是不会唱的。”蔡国庆说得干脆,来《披荆斩棘3》就是要跳出舒适圈,给自己下战书。卸下过往履历赋予的荣耀,“披”上新战袍;面对新一代观众会给出“yes or no”,都要保持宠辱不“惊”;想告诉大家,60后面对人生下半场依然在“展”现斗志;能和中国青春力量同行,“机”不可失——他希望能践行自己重新定义的“披荆斩棘”观念,这刚好达成了本季节目理念“奋进中国”与他默契的交点。只是,要归零、要开掘不一样的自己,谈何容易。尤其对手还是时代的变迁、岁月的流转。学唱《莫吉托Mojito》,头号难题就是没谱子,偏偏“半减七和弦”的反拍强音还跟传统旋律反向而行。年轻人要么早对周杰伦歌曲耳熟能详,要么“空耳”本事了得,听几遍就能跟唱。一样的歌到了蔡国庆这儿,过往经验未必奏效,胜在韧劲恒久。镜头扫不到的地方,他自己记谱子、背歌词、练说唱,一遍遍清空“强音在正拍”这个根深蒂固的习惯。“第十天,感觉还在乱唱,我爱人听了都担心初舞台结束我就要回家。”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,朴素的道理诚不我欺,“半个月后,成了,值得为自己鼓掌”。第一次公演,他加入三个80后。后生来征求前辈意见,想竭尽全力拼一把,蔡国庆没什么迟疑就答应了,全付信任交予年轻的伙伴,百分百的辛苦努力也交予训练室。舞台上,唱演俱佳的《无数》再次让年轻观众折服。在《披荆斩棘3》,蔡国庆是坚韧且积极的前辈,“什么都可以尝试,这就是节目的有趣之处,我很幸运,迄今每次舞台都是如此不一样”;也是直面自己有所“不能”的新生,唱乐、唱演、唱跳、唱作四条赛道,他坦言:“唱作上我能提供想法,可实际操作不行,不如胡彦斌、陈楚生那样综合实力厉害的小哥哥。唱跳也是需要考量的,50岁过后体能的衰减不可避免。”他不避讳自己有短板,也了然互联网“乐子人”里善意有之、质疑亦有。甚至,他主动提及过往,提及成长路上刺耳的批评声。事情一分为二,“批评是善意或恶意,我能分辨出来。对那些恶意的,任尔东西南北风,哥就是一直送祝福的蔡国庆,拦都拦不住”。而与此同时,“我们从事这份工作,歌迷的呵护和喜爱非常重要,但并不等于别人说不得半个‘不’字。真诚的批评,会让人获得更大的清醒、更大的进步”。参加《披荆斩棘3》之前,蔡国庆曾自问,上综艺能给观众带去什么,答案是“真诚、快乐”。无论怎样自我定位,他把“真”放在重要位置,情感真切、真诚以待,“有突破后拿出有水准的作品,对我就是天大的好事;能得到今天观众的认可,就是莫大鼓励”。随时代而兴,是中国流行乐迭代的风向标学过美声,但真正成名于通俗唱法《北京的桥》,在中国流行乐坛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;人生上半场多次为“殿堂”级舞台放歌,50多岁来到年轻人的舞台,和Z世代打成一片、学习新歌。一次次转身,蔡国庆愿意将之视作个体的主动选择融入了时代发展的节拍。随时代而兴,便是中国流行乐迭代的真正风向标。从个体说,蔡国庆感慨自己何其幸运,改革开放40多年让他这代人赶上了发展的好时光。“时代给出切换赛道的可能性,那么机遇降临时,关键在于我们每个人是否做好了能力上的储备、心理的准备,人生在每个阶段都没有躺平的理由。”譬如对演艺事业的精进,如何不断为自己蓄能,阅读、看新闻都是有效途径。蔡国庆把做个“有文化情趣的人”当成对自己、也是对儿子的要求。因为文化情趣源于个人对我们中华文化的认同,决定着未来能走得多远。又譬如中国流行乐坛,“中国敞开国门后把文化艺术推向海外,同时也把国际舞台的艺术风尚迎进来,这个变化非常了不得。今天的中国流行乐坛已变得如此多元、丰富,都是时代赋予的变化。”他提取自己的音乐记忆:1987年,费翔跨过海峡,在春晚演唱《故乡的云》,一声声“归来吧”唱进了多少中国人的心;1997年,《东方之珠》成为那年传唱最广的歌曲,吹拂了五千年的海风吹动无数人的期许。“回头看,每个年代都有特定的歌声与旋律,时代造就不同的音乐。再到今天,当我环顾四周,《披荆斩棘3》里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和我们内地的哥哥们都是一个圈子的,中国流行音乐正作为一个整体面向世界。”蔡国庆说,“中国文化可以包容世界,中国的流行音乐已具有国际元素了。越是此时,我们越需要具有中华民族辨识度的旋律、乐器,融汇世界通行的语言去发出中国流行音乐独有的声音。”他衷心希望,今天的年轻人能乘着时代的风飞往梦想和远方,“我会一直为大家、为我们国家送祝福”。作者:王彦编辑:姜方责任编辑:邢晓芳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