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结婚当天,丈母娘临时加八十万彩礼,我只用一招,让她们后悔不已

时间:03-2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48

结婚当天,丈母娘临时加八十万彩礼,我只用一招,让她们后悔不已

创作声明:本文为虚构创作,请勿与现实关联婚礼接亲,小舅子扬言不加钱不开门。丈母娘也要临时抬价彩礼。“进门时给过八万八入门费,再给八十,象征着发发发,大家发。”我的新娘选择默认,因为她的亲弟弟需要买房支付首付款。捧花被扔进垃圾桶,我开始拍卖自己。“彩礼上限十八万,每次减价不低于一万,有没有看上我的富婆,先到先得,童叟无欺。”1清晨,锣鼓喧天。喜庆的氛围传递至附近数百米。我,魏野,即将迎娶人生之中的白月光。付诸的无数努力终于修成正果,满心欢喜,以至于我上扬的嘴角都快要压抑不住。“走!兄弟们,迎亲啦,都给我精神点。”我是个外地人。听闻当地娶媳妇需要彩礼,我特别担心自己支付不起。万幸,我家丈母娘开的价格,还算在我能承受的范围。得益于在外打拼了好几年,加上兄弟们支援了些,已然足够将我的新娘钟语岚迎娶归家。“老魏,结婚归结婚,可别婚后忘记了兄弟们,我在你们家楼下的网吧都充好钱了,等着有机会开黑。”好兄弟姜文滔拍打着胸腔。“安心,兄弟们不会害你,为了证明诚意,我来打头阵。”我拍打着对方的肩膀,诉说着靠谱。我家新娘居住在市中心的步梯房,属于老旧房屋,街坊邻居都算熟络,以至于第一关从楼下就开始布置。塑料方桌内,摆放着密密麻麻的纸杯,里面全是啤酒。“老魏,别慌,小场面,看我姜酒神出马。”这家伙,两步合一步,摇晃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冲上前。然后,摔倒了。恰巧,撞上了方桌,导致液体全部流淌在地。“冲啊!”我抓住了机会,一哄而入,直接杀进了楼道,为了面见自家的新娘,迫不及待的往上冲。“开门开门,老公来了。”我猛地拍打着钟语岚家的防盗铁门,里面的娘家人顿时开始索要红包。早已有所准备的我,将提前包好的小红包塞进去。很可惜,机会没有抓住。门那边的人收了红包就瞬间关门,毫不留情。紧接着,小舅子的声音传出:“口令,发!姐夫,没有点硬实力,可撬不开我家门哈。”我傻笑,随即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八万大红包。数量有点庞大,以至于单手差点没抓住。“进门费来发咯,快准备接好,掉了我可不负责。”我的兄弟们大眼瞪小眼,自然不知道这处戏码。开始说我下了血本。“老魏,接下来有啥?”接下来,没了。按照流程,我把八万的进门费递进去之后,小舅子就会放行。然而,门扉再次紧闭。“姐夫,这点打发谁呢,一个发还不够,要两个发,再来八千。”2“弟啊,没问题,都可以发,放我进去,马上给。”我以为这仅仅只是小舅子的临时起意,为了庆祝婚礼制造的些许插曲。“姐夫,我和我姐是从小一起长大,亲密无间的至亲,想要带她走。”“得加钱!”他的语气完全没有玩闹的成分在内。反而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既视感。我希望是我听错了。“行,我答应了,可是,就算给钱,你也要让我们这一群人进去,才好拿钱包嘛。”“外面楼道挤,伸展不开手掌。”小舅子再次将我们拒之门外。“不行,不给不能进,否则就是鸿运冲不进来,败坏了气运。”我的兄弟姜文滔帮着我大喊:“诶,要不,我们唱首歌,一首歌价值一千,连唱八首如何!”本是喜事闹着玩的时刻,小舅子的语气些许刻薄:“哪来的穷鬼。”我拦住了兄弟,内心开始不喜。“今天出门的着急,我再给你点彩头,放个手,以后都是一家人。”语毕,我将备用的八百块红包塞了进去。他收了,门没开。碍于老房子的质量问题,我们不敢强闯。小舅子也和小孩子似的闹着脾气。“不行不行,这八百就当作我和你们沟通的辛苦费了。”“必须再来八千!”我的脸面有些下不来台,一群人在外面站了快二十多分钟,结果竟然毫无进展。若非是大婚时刻,以我的脾性,就要开始骂人了。“弟啊,现在时间还早,银行没有开门,我先把新娘带走,事后补给你,放心,姐夫从来没有骗过你。”是啊,这位大学毕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妈宝,在我和钟语岚谈恋爱时,收了不知多少好处。本来指望在关键时刻发挥点作用,现在看来,白瞎了自己的礼。“姐夫,你可以去借啊,外面这么多人,你们凑一凑就有了。”砰的一下,我拍打着防盗门,脸色阴沉。姜文滔见我状态不对劲。连忙陪着笑脸:“大婚日子,别这样。”“里面的小舅子啊,你发誓,我们给钱你就让我们进。”小舅子答应了,兄弟们也靠谱,真的凑了八千现金。如此,才好不容易把房门打开。穿着睡衣,吊儿郎当的小舅子没有任何好脸色,而是接过红包当场拆开。“你们先别慌进,我数一数。”“真是的,早点拿钱不就好了,磨磨唧唧,耽误事。”3我的兄弟姜文滔脾气不太好,顿时撸起袖子,怒目而视,却依然忍着。碍于我的婚礼,他给足了我面子,没有当场发飙。甚至,还陪着笑脸。“新娘呢新娘呢,我们还没有见到人诶。”无数人的簇拥中,我终于进入了婚房。钟语岚坐在婚床,喜庆颜色的婚纱包裹着曼妙身姿。“宝,对不起呀,我家弟弟给你填麻烦。”我挥了挥手:“不碍事。”压抑着想要上去拥抱的心情,转眼看了一眼在房间待着的丈母娘,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。我恍然大悟,顿时单膝跪地。将手中的捧花奉上。钟语岚笑颜如花:“别急,还要找婚鞋,没有鞋,我下不了地。”兄弟们再次发挥神助攻,将婚鞋递了过来。“都说了放心,你家兄弟专业人士好吧,藏在门背后的气球里面太容易,简直没有任何难度。”我默默竖起了大拇指,随后表达真心。“岚岚,我爱你,天地可证真心,我会呵护你一辈子,跟我走吧。”“不需要婚鞋下地,从现在开始,我一直背着你前行。”“咦,肉麻死了。”有人起哄,说着起了鸡皮疙瘩。我挥舞着手,示意着他们走远点,别捣乱。按照提前说好的步骤,我几乎完美做完了所有的仪式流程,接下来,就是带走新娘。可是,丈母娘挡在中央。“你等等。”我哑然,补充道:“阿姨,不对,妈,我发誓会对岚岚好,请将您的女儿,放心交给我吧。”本以为对方缺的是承诺,却没有想到是物质层面。“小魏啊,想要带走我们家小岚,过程太容易了吧?”“你也知道,我们家是单亲家庭,小岚是我含辛茹苦带大的孩子,不舍得骂、不舍得打,吃和穿都要比同龄人要好。”我有些听出了丈母娘的言外之意。“妈,有什么要求,你尽管提。”丈母娘右手手指来回摩擦,暗示着数钱。姜文滔不喜。“方才不是已经给了吗,还比计划多了些。”丈母娘摇头:“不够。”“进门时给过八万八入门费,再给八十,象征着发发发,大家发。”贪婪的嘴脸暴露出来。我冷笑:“妈,是块吗?”兄弟附和着:“给你们再多个发,八百八十八,够了吗,马上给。”丈母娘恼怒,呵斥着:“是万!别装糊涂!”“魏野,我告诉你,今天没有八十万,带不走我女儿”4我怒了。拳头捏紧,指甲都快要刺入皮肉。彩礼临时提价,这只是荒诞电视剧中才会上演的内容。如今亲朋好友们都看着,这是明着让我下不来台吗?“岚岚。”我的眼睛注视着钟语岚,她不敢和我对视,只能低声细语。“对不起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“一切,都以妈说的为准,你不要逼我。”丈母娘趁机逼迫:“我说,这婚,你结还是不结,给个准话,这么多人看着呢,别耽搁大家时间。”我猛地点头,感到眼睛干涩。“结,当然要结婚,但是,要钱,我直说了,不可能!”“妈,我只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人,不是公司董事长,这个节骨眼,去哪给你弄这么多钱。”“我们先前明明已经谈好,你怎么能临时变卦。”我对丈母娘本就没有太多好感。如今,更是坠入谷底。她就像是无止境的黑洞,不停汲取着我的所有。丈母娘冷哼,反而感觉自己有理。“不知进取,不在这个节骨眼提,我说这个数,你能答应吗?”“这点小小的难度都跨越不过去,我怎么敢相信你以后会对我家宝贝女儿好。”钟语岚轻咬嘴唇,伸手扯了扯我的衣角。“魏野,就八十万而已,我相信你,如同以前一样充满百分百信任。”“你不是一直和我吹嘘说有大本事吗,先别慌,实在不行,我记得你爸妈在外地打工,有些存款,可以应应急。”我不可置信的盯着对方。我的新娘,此刻变得如同陌生人。“岚岚,你认真的吗?你怎么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。”被斥责了几句,她反而先不高兴。“不管嘛,你之前不是都依我吗?我是真的想和你结婚。”“可是,事实的难题就摆在这里,你能不能体谅下我,我保证,这八十万是我们家最后的开口。”姜文滔替我骂了起来,毫不客气的指着丈母娘:“你们家是在玩仙人跳吗?”丈母娘咂舌:“哎哟喂,你不是说爱着我们家小岚吗,这爱意完全不够啊,我就知道,不靠谱,废物!”钟语岚挽着我的手,泪眼汪汪央求道:“这次就依我吧,不然,我真的会生气,哄不好那种。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冲了进来。“姐,你们还没有谈好吗?”“我买房用的首付款急着用啊,人家都打电话催了好几道,行不行?不行早点换人吧。”我心中压抑的火山彻底爆发。我是人,不是猴,经不起别人戏耍。人被逼到绝路,什么事情都敢做。我甩开钟语岚的手,将捧花扔进了垃圾桶。意识清醒,毫不冲动的大喊:“拍卖我自己咯。”“彩礼上限十八万,每次减价不低于一万,有没有看上我的富婆,先到先得,童叟无欺。”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